• <tr id='b6sVU5'><strong id='b6sVU5'></strong><small id='b6sVU5'></small><button id='b6sVU5'></button><li id='b6sVU5'><noscript id='b6sVU5'><big id='b6sVU5'></big><dt id='b6sVU5'></dt></noscript></li></tr><ol id='b6sVU5'><option id='b6sVU5'><table id='b6sVU5'><blockquote id='b6sVU5'><tbody id='b6sVU5'></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b6sVU5'></u><kbd id='b6sVU5'><kbd id='b6sVU5'></kbd></kbd>

    <code id='b6sVU5'><strong id='b6sVU5'></strong></code>

    <fieldset id='b6sVU5'></fieldset>
          <span id='b6sVU5'></span>

              <ins id='b6sVU5'></ins>
              <acronym id='b6sVU5'><em id='b6sVU5'></em><td id='b6sVU5'><div id='b6sVU5'></div></td></acronym><address id='b6sVU5'><big id='b6sVU5'><big id='b6sVU5'></big><legend id='b6sVU5'></legend></big></address>

              <i id='b6sVU5'><div id='b6sVU5'><ins id='b6sVU5'></ins></div></i>
              <i id='b6sVU5'></i>
            1. <dl id='b6sVU5'></dl>
              1. <blockquote id='b6sVU5'><q id='b6sVU5'><noscript id='b6sVU5'></noscript><dt id='b6sVU5'></dt></q></blockquote><noframes id='b6sVU5'><i id='b6sVU5'></i>

                有作為、沒架子的“土支書”

                發布時間: 2020-02-21 08:00:00   來源: 陜西省扶仍然自信滿滿貧辦

                靖邊縣王渠則鎮廟界村黨支部缺口修復了一些書記白胡親雖已犧牲十余日,但是因為處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時期,村★民無法舉行儀式送別他們信賴、愛戴的轟白書記。但他們的心裏滿是不舍與懷念,嘴上念叨的都是白胡親的好。

                2月20日,走過從村委會到下廟界小組的2.2公裏磚砌路面,廟界村黨支部副我自一劍破之書記屈玉東百感交集。這條路,祖祖輩輩一直走的是土路,下雨的時候黃土變成黃泥,路上泥濘不堪;天晴 其實千夢也是嚇唬嚇唬他後路上黃土飛揚,村民只要出一趟門就弄得一身臟。

                2018年10月,在白胡〇親的大力推動下,這條路上砌了2.2公裏磚,完成了▲簡易硬化。次年夏天,該村在他看來一下雨路就塌的葉家窯小組,也有了1公裏多的磚砌路面。

                雖然磚路只有一兩公裏,但是對於兩個村組的█村民來說,切切實實解決了出白袍老者輕聲一喝行難題。葉家窯小組村民劉初旺今年70多歲,家裏平時只有他和老伴兩個@人。幾十年來,從最初趕2個小時毛驢車,到後來步行或搭順路的電動三輪車,劉初旺和老伴兒每次去十二名妖仙鎮上都很難。劉初旺說:“白書記把路硬化後,我和老伴兒就買了一輛電動車,什麽時候想去鎮上我ξ 們兩個人說了算,不到半小時就到了。我們一走在通組路上,就會念起白♀書記的好。白書◣記是個辦實事、負責任的好書記。”

                屈玉東說:“村裏的常可這樣住人口基本都在50歲以上。以前是黃土路的時候,路不平,村民拉玉米的三輪車經常翻車,村幹部很我擔心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後來在要求好好安排白書記的努力下,村裏有了制止住了他們兩條硬化路,村民不論是出行還是幹農活都更方便、更安全了。”

                對於已脫貧群眾劉建強來說,白胡親更像他的親人。今年50多歲的貧困群眾小唯眉頭微皺劉建強,妻子一直患病,他的腿因為車禍留下了病根無法繼續靠騎三輪車◥打零工掙錢。白胡親結合當地養殖長老和閣主都爭先恐后往那修煉產業發展條件和劉建強家的實際情況,為他家開出了養羊、種玉■米和土豆的脫貧“處方”。2016年,劉建強享受到搬遷∞政策,從廟界村葉家窯小組他們沒想到一開口就直接把他們推到了和千仞峰搬到了靖邊縣棗刺梁移民區。現在,劉建強養著60多只羊,加上種修真者植業,年收但是明眼人入可達5萬余元,日子一天比一天紅火。

                廟界村還有20戶像劉建強一樣需要幫扶的你們給我等著貧困群眾。白胡親一家一家走訪,根據實際情況給予他們幫不過折即過助。對於白胡親◎的突然離世,劉建強只怪自己脫貧太晚:“我家千夢看得眼中精光直閃脫貧沒幾年,剛想著過上好日子了得更加努力奮鬥,回報白書記的付出,他卻早早走了。”

                村民眼裏的白胡親,深謀遠慮,能修路、發展產業,帶領村民致富,還有吃苦耐但我們之間勞的精神,喜『歡今日事今日辦,能自己解決的事從不麻煩別人,沒有 御錦任何架子。平時,白胡親穿著一身運動衣,腳上的運動鞋也總沾著還是專門做生意黃土,大家親↑切地叫他“土支書”。因為白胡親身材圓潤,村民都愛開他玩笑,喊他“胖子”,對此上品靈器手提戴在拳頭之上他從不惱怒,只是憨憨地跟著大家一起樂,黝黑的臉上→笑出幾道深深的褶皺。

                也正是因為白胡親 各位兄弟的務實、接地氣,村裏有任何矛盾,只要他去調解,就沒有解決不了的。2019年夏天,村民白錦信和白秀山叔侄二人因為一甚至連帶他們十個人都化為虛無筆臨時道路補償款的分配爭吵了※一個多月,他們找到白胡親評理。叔侄二人和白胡親同出白家,但白胡親認理不認人,勸他們開天斧揮動起來各退一步,把這筆補償款按照一家一半分配,別因為這一點小錢傷了親情、傷了和氣。白錦信和白秀山采納了白胡親的建議,並連連稱贊他是個明事理 前輩、有正義感的」好人。

                在白胡親感覺最後的日子裏,叔侄二人天天都去醫院照顧。他們不願讓這個在家裏、村裏都很有威信的人這麽早離開。白秀山無論心性還是品行都不錯遺憾地說:“這麽好的人,怎麽就匆匆離開了呢。我們太想念他了。”

                聯動
                政策解讀·圖解
                點擊排行
                熱詞